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图说上海 >

上海“书声”读书分享会:在这里聆听、表达、分享

  原标题:书声琅琅:在这里聆听、表达、分享

上海“书声”读书分享会:在这里聆听、表达、分享

图片说明:思考、创变

上海“书声”读书分享会:在这里聆听、表达、分享

图片说明:期待、聆听

上海“书声”读书分享会:在这里聆听、表达、分享

图片说明:大同中学校友砖读书廊

上海“书声”读书分享会:在这里聆听、表达、分享

图片说明:市南中学读书节上,同学们进行诗朗诵表演。

  东方网4月24日消息:“你有多久没有朗读了?”

  当电视机中,主持人董卿目光狡黠地注视着电视机前的你,问出这个你我久未思考的问题时,那一瞬,大部分人对心灵的亏欠似乎都无处遁形。

  是的,不阅读是对心灵的亏欠。但,快节奏的生活又让身为城市人的你我好似有着用不完的借口,不去阅读。人们发现,唯有阅读才最能帮助自己抵达内心的彼岸。以读书促修身,而修身又能促读书。于是,各类读书活动便出现了。

  一群人围拢在一处,朗读、诵读、默读,分享、争辩、妥协。陌生的面孔因书相遇,因字而识,因辩而知。只要书籍存在,总有一颗颗跳动着渴望阅读的心,在等待一个集体的拥抱。

  博尔赫斯说,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。对城市人来说,片刻的隐世之处,应该就是那大大小小的读书会的模样,普通阅读者可以在这里阅读、聆听、表达与分享。

  人生万万事,“书声”在心就没事

  “我们的读书会定期举行,读的都是闲书,没有任何经济利益,就是一帮傻瓜。”

  “傻瓜挺好的,如果连读书都要重视经济利益,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。”

  热播剧《人民的名义》中,公安局长赵东来与反贪局处长陆亦可的这段对话,不经意间揭示了眼下中国人读书状态令人又爱又恨的一面:读书的人不算少,但读书的目的性太强。

  “读书”也分三六九等?在上海,一个名为“书声”的读书分享会用三年时间证明,没有完全无用的书,只有不爱思考的“读书人”。

  不仅分享,还要激发群体思考活力

  4月17日晚7时,黄浦区文化宫4楼的一间大教室里,20多个白领散落在房间各处,翘首看着讲台上,一位长发飘飘的女白领正用温婉的声音分享《哈佛商业评论》旗下管理学经典丛书《重塑战略》的阅读体验。在她身边,一位身穿黑色T恤的男士捧着这本书,时不时“插播”几句评论。

  这位“评论员”正是70后“前白领”丁布,“书声”的发起人。随时不忘“打广告”的他把“书声”二字印上了自己的T恤,放大加粗的那种。当天虽是周一,但却是“书声”的固定活动时间,直到晚上7时30分,仍陆续有白领走进教室,默默找位子坐下后认真听着台上台下的交流,很少人在玩手机。

  “你们觉得共享经济的商业模式是什么?”“就是服务业的套路。”“好,我很喜欢你这个套路的说法,那你觉得这些企业的战略定位是什么?”

  几乎无缝衔接的问答节奏,台上的丁布忙着给台下毫无准备的白领们出题,但也会时不时补上一句,“我也没有正确答案,大家一起讨论。”

  没错,思考和讨论,正是“书声”创办三年来的信条,而且坚不可摧。在两个半小时的读书会中,“有不同意见请否定我”是丁布口中众多“高频句”之一。2014年9月,“书声”举办了第一场活动,在那时就确定聚焦青年白领的阅读与交流。丁布认为,对读书会来说,“交流”远比单纯的阅读更宝贵。

  带着这样的思考,丁布将“书声”定位为“阅读类TED”,仿照TED大会的演讲形式,活动参与者可作为演讲者上台,介绍自己喜欢的某本书并阐述理由,并向台下发问提出思考。每次两个半小时的活动中,大约有5至6位演讲者上台,每次例行读书会的参与者在30人至50人不等。

  丁布说,读书的本质是鞭策人们思考,主动求知并探索未知世界。但今天很多读书会一味追求内容分享,少了参与者的主动思考、评价甚至批判,大家都躺在现成的内容上,时间久了读书会势必会变得乏味。

  “我们要做的就是激发群体思考的活力。”

  早已将“朗读者”概念引入

  在创立“书声”前,丁布还是民间读书社团“书虫部落”的发起人。2012年,丁布离开任职多年的企业,成为一个自由职业者兼读书会发起者。“书虫部落”的第一场读书会选在一个连锁咖啡馆,几次活动下来,参加的人数越来越多,丁布发觉,这样的效果并不好。“简单的茶水、统一的组织和相对固定的地点更吸引人。”

友情链接/网站合作咨询: